论抗日时期中华职业教育社对广西教育的贡献

作者:黄明光、唐 婧

中华职业教育社由著名教育家黄炎培等人发起,1917 年在上海成立。是我国教育史上最早倡导和实施职业教育的全国性群众教育团体。[1]

中华职业教育社广西分社的成立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华职业教育社由上海迁到武汉。1938 年 1 月职教社广西办事处在桂林成立,由石显儒任总干事,地址在文昌门外副爷巷桂林军团妇女工读学校内。2 月 1 日又成立了广西职业教育辅导委员会,聘请黄旭初、雷宾南、邱昌渭、马君武、李四光、唐现之、张家瑶等 9 人为辅导委员。[2]据介绍,该会有试验单位 19 个,代办单位 15 个,合作单位 13 个,共计47 个单位,3 月底职教社在桂林发展社员多达 200人。4 月 29 日,广西办事处在乐群社召开记者招待会,报告职教社成立经过以及在桂开办各种职业辅导情况。9 月,职教社总社迁到桂林,由杨卫玉主持社务。1939 年 8 月总社奉命迁往重庆,广西办事处升格为广西分社。常务董事黄炎培不时来桂视察工作。[3]1940 年底,在桂的职教社社员已发展至千余人直到 1944 年秋桂林沦陷前,职教社广西分社才被迫撤往重庆。

中华职业教育社在广西桂林期间对广西的职业教育做了大量工作,1990 年第 3 期《广西教育史志》已经对此做了论述。笔者重点谈论中华职业教育社在广西桂林的办学情况。

一、中华职业教育社在促进广西职业学校的贡献

广西最先职业高级中学是广西省地方政府与中华职业教育社合作在桂林地区筹设的平乐实用职业学校。其次,1940 年,广西地方政府还在柳州、桂林两地创办了省立高级农业与工业职业学校。此外,中华职业教育社广西分社协办的职业技术学校还有:

(一)广西省立桂林职业学校该校前身为广西省立职工训练所。1937 年,广西省政府邀请中华职业教育社在桂林设立办事处并代办广西省立职工训练所。1938 年 2 月,由张家瑶主持筹备,5 月正式成立,所址在文昌街副爷巷桂林军团妇女工读学校。第一届招收职工 70 余人,分土木建筑及竹器制造二科,木工、泥水、竹器、木器四组,于 5月 6 日开始训练。张家瑶任所长,中华职业教育社职业指导股主任石显儒先生任教导主任。6 月,张家瑶去职,由石显儒继任所长,聘请陈重寅先生任教导主任。1938 年 12 月 29 日,校舍被日机炸毁。1939 年 1月由省府指定东灵街二号国民基础学校为所址,并租赁码坪街民地十五亩,由师生自行建筑工厂四座。同年 3 月,第一届训练之职工结业。第二届改招职工补习及艺徒训练两班,下分若干科组。7 月,增设印刷科,并增添印刷机器、铅字等全套设备,招生 80 余人。9 月,石显儒离任,陈重寅继任所长。1942 年设建筑、家具、印刷 3 科,共 9 组,在校学生 134 名。学生修业期限由 6 个月至 2 年不等,并试行成绩优良者即可毕业,不拘期限。学生膳宿、学费全免,每人每年尚可补助津贴 80 元。[4]

该所以训练并增进各种职业工人之技术,使能适应战时及战后生产需要,改良本省建设事业为宗旨。其组织机构是在所长之下设教导处、事务处及各种委员会,重大问题同所务会议决定。教导处下设营业股(后改推广股),一则可解决实习材料经费不足之困难,二则增加实习机会,三则销售竹木科之成品,四则向社会宣传本所技术,五可增加学生部分收入,贴补生活费用之不足。其营业项目有建筑工程设计、家具制造设计、承接建筑工程、承做竹木家具、旧房屋及旧木器之修理,承印各种印刷品等。

1942 年 8 月改称省立桂林职业学校,1944 年秋疏散至平乐,1945 年与省立桂林初级学校合并,同年9 月返桂复课,校址设于七星岩下。1946 年 6 月平乐职业学校纺织科亦拨归该校,开办机械、土木、印刷、纺织及高级教具等科,并办工厂,实行建教合一。1947年校长李先知,教职员有黄衍斌等 38 人。广西省立桂林职业学校最大优点是紧扣“职业”性,实现“以校建校、以生养生”。作为职业学校,着重技能的训练,学生动手能力的培养,突出职业必备的实践性。工厂的自行建筑,是学生“练兵”的“大战场”;营业股的设立,既可“养校养生”,又可实践学生真实技能。2015 年的今天,一些处于经费困境中民办中等职业学校或许从中可借鉴一二。

(二)中华职业补习学校

由广西省政府与中华职业教育社广西分社联合举办,约于 1939 年在桂林开办。该校主要为在职人员提供业余进修机会,上课时间一般在晚上。1939 年 3 月,为培训新的文书人才,该校开设了文书训练班,原拟招生 30 名,但投考者十分踊跃,改招 60 名,大都是现任公务人员,文化程度均在初中以上的青年。该班学习内容分公文、档案、书法、服务道德等科。该校先后开设过烹饪、缝纫、家事、制鞋、侍应、会计、建筑、绘图、银行等班。均为自费性质。其中会计科招生 229 人,自费性质,修业期限 6个月。学生也可以跨专业进行选课,这有助于学生素质的全面发展,并利于跨学科、跨专业人才的成长。

受黄炎培中华职业教育社广西分社号召举办职业教育的影响,广西各地职业学校获得广西各界重视,发展速度加快。例如,广西省立高级商业职业学校原名广西省立会计人员训练所,修业期限 6 个月,在校学生 167 人,自费性质。学生由县考送或由该所自行招收。1942 年 8 月始改为广西省立高级商业职业学校,校址在凤北路(现桂林市叠彩区凤北路)。[5]学校设有会计、统计、银行三科。1944 年秋疏散至阳朔,1945 年 9 月迁回桂林原址复课。校长由广西省政府会计长张心徵兼任,教职员有张仁培、戴先启、李遂囊、白日新等。1947 年度办会计专业班、统计班,银行班等实用班。其中,银行人员训练班 1 班,会计人员训练班 2 班,学生共330 人。从1934 年至 1946 年,该校毕业生 3000 人,培养了大量会计、统计方面人才。[6]

二、中华职业教育社在广西发挥巨大作用原因

1938 至 1944 年间,桂林作为广西首府,全国各种的教育家、文化名人云集桂林,形成了广西职业教育发展的短暂繁荣时期。探讨其中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黄炎培大职业教育思想 ,使中华职业教育社广西分社能够与桂系政府合作

黄炎培的职业教育思想有办大职业教育的理论。他认为:职业教育系广大民众在共同生活下一种的互惠、互助的活动。职业教育,在给广大民众接受职业技巧培训的同时,也要教会广大民众与他人沟通的能力。所以,办职业教育的工作者,除了教育热诚之外,必须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下,包涵各种社会力量,容纳社会的一切,才能发挥办职业教育大合作的力量及拥有宽阔的胸怀,职业教育的举办方针,要让被教育者,在职业科学知识与知能方面,完全适合于各种,以便在社会上解决寻找工作及个人发展问题,因此,作为社会的一员、具有职业技巧的一分子,必须勇于承担社会交往、进步和社会发展的责任。职业教育学校,不能仅仅局限于简单传授职业科学知识,还应承担教育对象的人际交往观、社会责任观等“社会化”的教育义务 。[7]开办各类职业学校的工作者,必须赢得社会各界、不同党派的支持,与社会各种企业界、职业界交流及沟通;提倡举办职业教育学校、学院的举办者,在忙于学校内部事务的同时,应该投入一部分精神,参加地方政府、党派、企业的活动。他认为,要办好职业教育,除职业学校内部的努力外,对外还须有积极的热诚,参与各种社会活动;运用最大的度量及宽阔胸怀,包容职业教育外的一切复杂情况。具体点来说,就是除了职业教育外,还要主动参加地方各种社会企业、团体及党派的活动,加强与社会各界联络,获得社会各种党派、团体、企业的大力支持。职业教育工作者在授予科学知识的同时,还要与职业技术教育、就业指导、社会对职业教育的支持工作有机的结合起来,以此推动职业教育及城乡经济建设快速发展。[8]中华职业教育社广西分社在广西活动期间,能够取得职业教育的诸多成就,与职教社广泛的社会活动与多方面的协调拥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例如,1938 年 2 月,成立广西职业教育辅导委员会时,由黄炎培、杨卫玉等人出面,聘请广西省主席黄旭初、省教育厅厅长雷宾南与广西大学校长马君武,著名学者李四光、邱昌渭、唐现之、张家谣、易熙吾等人为辅导委员会委员,即可证明教育社广西分社兴办职业教育活动,已经获得了广西各界的大量支持。

(二)桂林优势的地理位置 , 为中华职业教育社在广西发挥作用提供了地理方便

桂林为广西北部重要城市门户,东临广东,西连贵州,南结柳州,北面与湖南交界。战略地位重要,自唐朝以来就是贯通东南、西南的关键地区。民国年间,在黔桂线、湘桂线等多条铁路开通之后,桂林地区与外省的物质及人员流通比较便利,无论是北上湖南、江西;西进贵州都极为方便。抗日时期,一些媒体报道,香港印刷的《申报》等重要报仅需一周时间便可通过火车运抵桂林,再从桂林飞机寄递陪都重庆,快则一天,慢则两三日。报刊杂志,由桂林通过火车运往湖南大城市,也仅需两三日内运到。[9]同时,桂林地区的面积 96%以上为岩溶地貌分布区。地区有石峰 2125 座,峰林平原面积为 305.08 平方公里,有石峰 628 座,平均每平方公里 2.1 座。桂林地区群山环抱,山峰林立,每山必有空洞,方便民众躲避战火,对防御日寇飞机轰炸,具有地理上的优势。地理上的特殊环境与交通上的便利使桂林成为许多知识分子、文化单位南迁首选之地。

(三) 在中国共产党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影响下,桂系军阀实行了宽松的地方政策

由于蒋介石对广西新桂系之排挤与打击政策,同时,新桂系也利用各种机会保存及扩张自己实力,蒋介石与李、白、黄存在矛盾。抗战时期,正值新桂系军阀统治广西,李、白、黄等桂系首脑锐意改革图强,致力团结一切力量建立“新广西”,在文化上采取了相对开明的政策。新桂系的这一策略,是在抗日时期中国共产党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感召下采取的。1935 年底,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正式确立了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提出将红军的活动与工农、小资产与民族资产阶级的抗日活动结合,形成全国性的民族抗日统一战线。抗日时期中国共产党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对国民党地方军阀产生了巨大影响。新桂系由于与蒋介石集团存在矛盾,为了发展自己的地方力量,在抗日时期,黄明光 ,唐 婧 / 论 抗日 时期中 华 职业 教 育 社对 广 西教 育 的贡 献133《 百色学 院 学报 》2016 年 第 1 期采取了比较开明的政策。相对重庆蒋家王朝独裁统治而言,桂林的政治氛围、舆论环境都颇为宽松。桂林新闻、报刊在言论上所受到的限制,低于国民党统治的其他省份,使广西桂林这样一个地处偏远的城市,具有开办各种职业学校相对自由。宽松开明的政治环境不仅为抗战时期广西新闻业的繁荣提供了土壤,同时也吸引来了众多思想独立、学问渊博的知识分子、文化精英。例如,新桂系组建的“广西建设委员会”,该会由李、白、黄三人亲自挂名组建,以广西省政府的名义,邀请并吸引了大量左翼文化精英到该会任职。如夏衍、胡愈之、范长江、金仲华、邵荃麟等著名左翼作家、记者。新桂系的广西地方建设干部学校甚至邀请共产党员杨东药担任教育长。这种兼容并包的心态使得很多教育家、文学家及各类知识分子在迁往渝、桂两地的选择上,往往选择桂林,在客观上促进了桂林本地文化事业的迅猛发展。[10]

此外,当时执掌广西教育行政官员通晓中外职业教育,富于创新精神,并积极实践,也是中华职业教育社广西分社举办职业教育取得成绩的原因之一。广西抗战期间,雷沛鸿、邱昌渭、苏希询、黄朴心等人曾任广西省教育厅长,这些人都曾在国外留学,学识广博,教育思想积极进步,对中华职业教育社职业教育给以了鼎力支持。

参考文献:

[1] 胡厥文 . 在中华职业教育社 65 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 [J]. 转引自中华职业教育社六十五周年纪念刊 ,北京:中华职业教育社出版.

[2] 无名氏 . 广西大事记中华民国之三十 [J]. 广西地方志 ,2009 , (5 ) :65.

[3] 郑学诗 . 抗战期中本省职业教育概观 [J]. 广西教育研究 ,1942 , (3 ) , 广西教育研究所编 .

[4] 无名氏 . 中华职业补习学校简介 [J]. 广西教育研究 ,1942 ,(3 ) , 广西教育研究所 1942 年 3 月编 .

[5] 申业茂 . 广西省立桂林高级商业职业学校史 [M]. 桂林高级商业职业学校毕业同学通讯录 ,1946,桂林.

[6] 无名氏 . 中华职业补习学校简介 [J]. 广西教育研究 ,1942 ,(3 ) , 广西教育研究所 1942 年 3 月编 .

[7] 许宪国 . 黄炎培 “ 大职业教育 ” 思想探析 [J]. 河南科技学院学报,2013,(6).

[8] 潘妤妤 . 论黄炎培 “ 大职业教育主义 ’ 思想的现代意义 [J].沙洋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2009,(6).

[9] 文丰义 . 抗战全局视野下的桂林文化 [J]. 抗战文化研究 ,2000 (9 ).

[10] 黄品良等 . 抗战时期桂林新闻教育述评 [J]. 社会科学家 ,2013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