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中华职业教育社的邂逅与执着

作者:王 荣

有朋友、社员包括职教社的领导,都问过我一个问题,你是在企业上班,怎么知道中华职教社的?怎么写了不少篇有关中华职教社、职业教育的文章?怎么会对中华职教社社史人物的研究这么感兴趣和用心?

是的,我供职于一家民营企业,从事企业管理工作,与中华职教社、职业教育没有任何联系和交集。可是,人生真的就像有“命运安排”一样,让我与职业教育、中华职教社结缘了。

我是职业教育的受益者

1987年9月,我初中毕业,没有能考入普通高中,而是进了丹徒县姚桥职业中学。这所位于乡郊的职业中学,不大,每级开两个班,一是财会班,二是幼师班(全是女生),我上了财会班。这就是我与职业教育的“第一次接触”。

三年的职业中学的生活,让我至今难忘。除了学习财会专业的几门专业课外(当时的财会教学的师资力量还很薄弱,教材还不配套、不齐全),就是练习打算盘。所以,在这所职业中学里,会经常听到:一是财会班学生打算盘时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另外就是幼师班女生练习发声时的“多来米发叟拉西”。财会班与幼师班学员还“私下斗法”,财会班学员说幼师班“阴阳不调”(没有男生)“差我们3级”(财会班接触的数字是0—9计10个数字,幼师班学习音符1—7计7个数字),幼师班女生们则说财会班的学生是“算盘珠子,不拨不动”,就是呆愣、木讷的意思。不过,后来两个班的学员“和好”了,因为全校(包括初中部)举办歌咏比赛,我们财会班只能请幼师班的女学员当音乐教练了!青葱岁月,纯真年代,不觉过去了30年,现在回忆起来,依旧是那么的美好!

职业高中毕业后,我进入一家企业工作,但学习一直没有停止。我报考了成人在职教育的函授学习,取得了会计中专、经济管理大专毕业证书和会计员、企业文化师职业资格证书。在职教育一般归类于成人教育范畴,其实是学校职业教育的延伸与扩展,是一种“理论——实践——理论”职业能力的训练与提升。

职业教育与我相伴,直到今天,我仍在参加职业继续教育学习。我是职业教育的受益者!对职业教育有着难以割舍、挥之不去的情结。

参加冷遹研讨会,与中华职教社邂逅

2012年6月,丹徒区举办纪念冷遹先生诞辰130周年座谈会暨农村改进试验区与新农村建设研讨会。与会之前,丹徒区政协文史委、冷遹研究会开展了论文征集活动。冷遹纪念馆馆长朱志清、民建丹徒总支部主任纪桂发邀我写篇纪念文章,准备在研讨会上交流发言。我在收集冷遹史料、撰写论文的过程中,第一次接触到“中华职教社”这个词语,才知道有这样一个组织,才知道冷遹是中华职教社早期负责人之一,“职教派”重要成员并成为民盟、民建的创始人之一,才知道黄墟农村改进试验区、三益蚕种场、四益农场、镇江女子职业学校、丁卯乡村试验学校与中华职教社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

2012年4、5月,我与中华职教社邂逅,在不经意间“相识”了。

与职教社总社联系,向《社讯》投稿

2012年是中华职教社成立95周年,上海中华职教社举办了征文活动,我寄交了《站在冷遹先生的雕像前》,这篇文章入选《责在人先——纪念中华职教社立社95周年征文选》一书。我同时将《站在冷遹先生的雕像前》《冷遹创办的黄墟农村改进试验区对新农村建设的启示与思考》两篇文章寄给了总社,《社讯》2012年第5期、第6期刊登了这两篇文章。

这是我与中华职教社第一次“联络”,又有文章发表,总以为“功德圆满”,与中华职教社的联系也由此结束了。

不过,总社组宣部的一个举动,让我十分感动,从2012年6月起,开始不间断地给我寄来《社讯》,甚至当时我还怀疑,给我寄来没有发表我文章的《社讯》是不是搞错了?!

加入中华职教社,建立镇江小组

从2012年6月开始,《社讯》成了我每月都能收到的刊物。通过《社讯》,我对职业教育的讯息、社务活动、社史人物有了更多的认识:黄炎培先生的“责在人先,利居众后”,胡厥文先生的“蓄之以记国耻,等赶走了倭寇时再剃(胡须)”,孙起孟先生的“为国分忧,为民效力,急人所急,雪中送炭,灯亮一盏,光洒一片,不厌其小,务求其实”;台湾大学生研习营;温暖工程;四川现代教育集团等职业院校;陈昌智理事长出席第十届中国中小企业家年会开幕式……

一边翻看着《社讯》,一边思量着写些什么,其实是我工作及茶余饭后的一件乐事,仅2013年,我就在《社讯》上发表了十余篇文章,《社讯》给了我写作的机会和舞台。

一次,我通过电子邮件投稿时,冒昧地问了一句,我能加入中华职教社吗?裴亚南同志当时回邮告知“可以的”。

筹谋之际,我将申请加入中华职教社之事,向同为民建会员的杨中顺、雷骏二人叙说。二人当即表示也有意一同加入。杨中顺原只有初中学历,通过自学取得大学毕业证书,后创办企业,对如何提高员工的技能十分关注;雷骏高中毕业后,曾在德国的一所职业学院学习三年,对德国的职业教育、员工技能教育颇有见解。

“一拍即合”!我们三人准备好各自的简历与资料,由我负责寄给总社组宣部。我还打电话给总社组宣部刘健萍同志,交流入社的想法,介绍职教社与镇江的渊源。

2013年11月18日,中华职业教育社批准王荣、雷骏、杨中顺3人为个人社员,并寄来了入社通知书(入社介绍人为刘健萍、刘贞秀)。2013年11月26日,在镇江雩山水泥有限公司二楼会议室召开第一次社员会议,建立镇江社员小组,在新的历史时期,镇江有了中华职业教育社第一个基层组织。《社讯》2013年第12期刊登了短讯“江苏镇江社员小组召开第一次会议”。

挖掘社史资料,与先贤对话

我在电脑的键盘敲打中写下了一位位职教社先贤,在字里行间中更生动地领略到先贤们的风采,在墨香文字中更真实地追寻先贤们为之奋斗的峥嵘岁月。《亲历两次建国的职教社创始人冷遹》《箴庐》《中华职教社与镇江人》《中华职教社发起人之陈光甫》等多篇反映职教社先辈与史料的文章,并在《社讯》《上海社讯》《中华职业教育》。《热血硬骨铸忠魂——纪念中华职教社评议员刘湛恩》《冷遹与中华职教社》等文章被人民网、中直党建杂志社、湖北省延安精神研究会、民建江苏省委评为优秀作品。

我查阅了大量的社史资料,职教社48位发起人中,至日寇侵华时还健在的,无一人充当汉奸;职教社“四老”(黄炎培、冷御秋、杨卫玉、江恒源)都投身抗日救亡运动;与职教社渊源深厚的马相伯,坚持主张团结抗日,被誉为爱国老人;职教社评议员刘湛恩不为日寇利诱威胁,坚持宣传抗日,最终被刺牺牲;职教社发起人之一的陈光甫,多次赴美洽谈战时援华借款;新中国成立之初,黄炎培将亲手创办的学校悉数交给国家……职教社在历史发展过程中,从一个最初主张“职教救国”、单纯的职业教育团体发展成为一个既从事职业教育,又致力于祖国的独立、自由、民主、富强的进步政治团体;“天下兴亡我有责”、“一寸光阴全为民,一分精神全为国”的高尚情怀和“责在人先,利居众后”的崇高追求,是中华职教社宝贵的精神财富。

一回回瞻仰先贤,一回回拜读先贤,一回回品味先贤,远离喧嚣,选择宁静,让思绪和情感穿越时空,进行着时代与历史、新社员与职教社前辈、职业教育的受益者与教育家之间的“思想对话”。作为中华职教社的后辈,应当高举社的爱国精神,弘扬社的优良传统,以史鉴今,资社育人,薪火相传,发扬光大。

积极宣传职教社,见证江苏社的成立

我将搜集到的职教社的历史资料与图片,主动地向报刊等媒体推介,为宣传中华职教社尽个人的微薄之力!

2014年6月我与《京江晚报》记者联系,介绍中华职教社的情况。6月16日《京江晚报》第A15版整版刊登了《中华职教社与镇江的历史渊源》,第一版还刊登了标题导读。

我向镇江市、丹徒区委统战部寄送了有关职教社的史料与文章,镇江市委统战部长宦祥宝、丹徒区委统战部长徐新祥很为重视,为此专门了解职教社的情况。2014年5月20日,丹徒区委统战部副部长陈毅强、霍国庆安排时间,与我等三名社员面谈交流,并主动向江苏省委统战部机关刊物《挚友》推荐稿件。此外,镇江史志办网站、《南京民建》等刊登了职教社的有关史料。

2016年4月,丹徒区史志办启动2016年度年鉴的组稿工作。我写信给王雪松副主任,将中华职教社镇江社员小组近年的活动情况的文稿并附信介绍中华职教社的光荣历程与镇江、丹徒的历史渊源。最终,“中华职教社镇江社员小组(丹徒)”以条目的形式,正式收录进《丹徒年鉴(2016)》一书,成为历史的永恒记忆。

2014年10月16日,江苏省中华职业教育社第一次代表大会暨成立大会在南京召开,我与镇江的5名社员代表(徐礼宾因事缺席由朱秀文代为出席、孙中良、朱志清、杨新、潘骏)参加会议。理事长张榕明、总干事陈广庆出席,会议选举产生了江苏省中华职教社第一届领导集体,由此实现了社的省级组织“全覆盖”“祖国山河一片红”。我有幸见证了这一重要的历史时刻!当时还赋诗一首:

金陵毓秀钟山雄,秦淮潋滟芳草荣。

职教故地育桃李,青芜新垦栽梧桐。

恪守社训承传统,遵循理念化春风。

与时俱进更努力,人才辈出赞峥嵘。

与中华职教社同行的岁月

从2012年5月开始与中华职教社联系,或是2013年11月18日正式入社,已经三四年了。我与中华职教社,一同走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在这段同行的岁月里——

撰写提案。执笔的《以镇江大学城建设为契机,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在2015年丹徒区政协大会上作提案发言,被民建镇江市委列为集体提案提交镇江市政协2015年大会提案组,部分内容被采纳。同时入选上海中华职教社编印的《“首届海峡两岸暨香港职业教育论坛”文集》。

建言献策。在市文广新局“镇江文化竞争力提升之道”征文中获三等奖。在市旅游局、市建议办、市三山管委会举办的“我为三山发展献一计”活动中获三等奖。在镇江报业集团、金山网举办的“头脑风暴——我为镇江献一策”中获“十佳金点子奖”。在镇江市委宣传部、镇江市互联网协会主办的第六届网民节中获“年度最佳建言奖”。在“关于围绕江苏省人民政府2013年工作重点开展人民建议专题征集活动”中获优秀建议二等奖。

抒己之见。我向总社、省社以及省市人民建议办公室提出了一些个人的意见与建议,如发行建社百年纪念邮票、向社员发放社徽和社员证、筹办中华职教社论坛、推动设立全国职业教育促进日、尽快启动江苏省黄炎培职业奖评选、设立中华职教社与镇江的史料陈列馆等。当然,我的所说所想还不完全成熟,尚须进一步思考与完善。

交友论道。与中华职教社结缘,认识了许多朋友。有的朋友是“报上往来”、未识人面,如总社的裴亚南、刘建萍、刘贞秀,福建社的阮章荣、上海社的王黎明等老师;有的是见其面、听其音,如总社的赵鹏、冯大军等同志;与部分社员建立联系,成为朋友,如镇江的孙中良、朱志清等社员,江苏省社的濮华、孙凌等同志。2016年5月23日,老社员汪光盛、上海社原副主任生杰灵,年逾古稀,迢迢千里,从南京、上海赶到镇江,与我们交流职教社的情况,为我们新社员“打气加油”,令人感动。“百年中华职教社,天下社员是一家”,因为关注职教事业和职教社工作,大家“有缘相会”“华山论剑”,成为朋友、同志,真乃人生中的乐事。

所有这些,我深切地体会到:在中华职教社里,不要有 “百无一用是书生”的喟叹,只要肯用心,一样能干事;不要有“秀才人情纸半张”的浇薄,只要肯用功,一样可施展;不要有“妄自菲薄不屑顾”的心态,只要肯做、会做、不懈做,一样有作为。

期待立社100周年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

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

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

我一直在你身旁从未走远……

——或许,这就是我与中华职教社的缘分。所以,我珍惜,我喜欢,我愿意,我执着。